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仙官 > 第三十章 穷亲戚的逆袭

第三十章 穷亲戚的逆袭

陆公子一个哆嗦,回头直直地瞪着这位叫“叶行远”的表弟,脸上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陆夫人和陆老爷虽然有点迟钝,尚未意味到发生了什么,但也隐约感觉到“叶行远”这个名字可能是了不起的,都是惊讶地合不拢嘴。就这么个穷亲戚,难道还是个人物?

“啊呀!”唐先生大叫一声,回过头来,气愤地指着陆老爷大骂,“陆真夫你这匹夫!家中有这等人物,你不去请教,偏让我这种半瓶子水晃荡的人来讲诗,你是何居心?”

叶行远满腹狐疑,自己有这样的名气?他本人怎么没有觉察到?

但唐先生是真怒了,他一辈子桀骜不驯,天不怕地不怕,但对真有才学之人确实也服气。叶行远这一首三字诗在前几日传到府城,他与几个好友细细琢磨,都是拍案叫绝。

这首诗是写给薄命红颜的,但又何尝不是他们这些怀才不遇落魄文人的另一种心境写照?愈是诵读,就愈觉得催人肝肠,这几天唐先生都为这诗句醉了几场,只恨无缘识得作者。

之前唐先生在酒后就跟朋友说过,若是这作者叶行远到府城来,他定会不顾年纪差别,拜于对方脚下,请他一饮三百杯当然这是酒后狂放之语,不能太当真。

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,今天居然在这儿遇上了,而且还在叶行远面前讲诗。讲诗倒也罢了,关键是让这自己公开表示过敬重的才子坐在屋角,没有半点尊敬,若传了出去,自己也脸面无光。

这陆真夫一家在搞什么鬼?唐先生惊讶过之后,同样也有点狐疑。

陆老爷瞠目结舌,并没有明白唐先生为什么对自己发火,自己这个便宜外甥又会作什么诗了?这都什么莫名其妙的?

他原本请唐先生只是为了儿子,本身对这种落魄文人也没什么太多敬意,更无法理解读书人的精神世界。再加上不了解情况,一向八面玲珑的他竟不知道该如何接口,只能再用目光询问陆夫人。

陆夫人其实也是一头雾水,目前的情况看起来是这样,儿子求着要跟唐先生学诗,唐先生却对自己这个表外甥叶行远推崇备至,自认远不如他。叶行远来的时候倒是跟她说过已经考过童生,但也一句没提过作诗的事儿啊?

她们一家三口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,叶行远为了化解这尴尬局面,也不得不厚道地开口解释,“唐前辈,今日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登门,表舅不知我这些诗词小道。想不到这薄名居然传到前辈耳中,晚辈愧甚。”

陆家居高临下的态度叶行远当然不满意,不过他是要做大事的人,不想跟这些目光短浅的市井小民斤斤计较。至于自己受了唐先生不着痕迹的吹捧,当然第一时间要谦虚两句。

“什么小道?”唐先生却瞪着眼喝道,把叶行远吓了一跳,以为无意间触怒了对方。

却见唐先生转而大笑,又道:“诗乃天籁之言,叶贤弟这一首,精妙绝伦,巧夺天机,越是格式古怪越能显现功力!我看便算是一百年的道德文章,也比不上贤弟这一首诗,切不可妄自菲薄。”

唐先生已无功名之念,看得通透,道德文章在他眼中都是狗屁,天机于他也如浮云。而叶行远这诗却令他耳目一新,仿佛诗道奥妙就在他眼前展开,堪称莫大的精神享受。

叶行远一阵无语,之前唐先生一副落拓狂生的模样,看上去颇有几分风骨,转而露出讨好神色,实在是画风突变。不过这人倒是个实诚人,只是有些痴气,自己也不介意有个脑残粉便是。

至于什么一百年道德文章不如一首诗,这种话听听就好。要是叶行远自己,那可宁可用这一首诗去换个有用的功名。

唐先生拉着叶行远就要走,今日得见心目中的大才,他也没心思再教什么诗,非先去喝个痛快不成。陆老爷脸上肌肉抽动,出言留客,唐先生兴致一起,哪里还肯听他的,拉着叶行远便扬长而去。

陆夫人心疼呆木木的儿子,瞧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啐了一口,“伟儿,这不学便不学了,也没什么了不起的!不就是一个落魄的老秀才么?十几年都考不上,今后也没什么出息,断不会是伟儿你的助力。”

她又瞪了陆老爷一眼,“你这什么外甥也是?我原以为他还是个老实孩子,没想到也是个酒色之徒,读书还没成呢,小小年纪就写什么艳诗?

你刚才可听那姓唐的话了?什么青楼传唱,什么闺怨?这是好人家孩子该学的东西么?以后别让他上门!”

一方面是确实厌恶,另一方面也是为自家孩子抱不平,陆夫人的话也就越发刻薄了些。

陆老爷莫名所以,更叫起了撞天屈,顺着夫人的话说:“我与他十几年不见,哪里知道他是什么品性?若早知道是这么个下流种子,那自然不会再与他们来往。”